NBA云专访:乔丹密友讲了飞人三个故事 告诉你啥是历史第一人

NBA云专访:乔丹密友讲了飞人三个故事 告诉你啥是历史第一人
联赛停摆,但篮球不停摆。在因新冠疫情联赛暂停期间,推出《NBA云专访》系列栏目,通过视频连线的方式,专访联盟球星、球队高层与知名记者,一起聊一聊疫情期间的热点话题。记录迈克尔-乔丹与公牛1997-98赛季征程的纪录片《最后之舞》于4月20日在正式上线,《NBA云专访》第三期,高级记者沈洋邀请美国资深体育专家,科特高迪媒体奖得主,国家体育媒体协会名人堂成员迈克尔-威尔本(Michael Wilbon),这位在《最后之舞》纪录片开场7分钟就出现的老爷子,亲身经历和报道乔丹整个职业生涯,无数次一对一专访“篮球之神”,是解读《最后之舞》和乔丹,最合适的大咖之一。《最后之舞》纪录片中,威尔本讲述公牛内幕因此,威尔本获得了许多采访邀请,日程排得满满当当。尽管工作安排十分紧凑,但当沈洋发出连线邀约后,老爷子欣然接受,在原定的采访时间之前,还发生了意外情况……纽约刮起龙卷风,沈洋家中断网、断电,无法按照约定时间进行采访,沈洋向威尔本表达歉意,询问能否改期,老爷子看到信息后马上打来电话安慰沈洋、关心家中是否平安,并表示随时会为腾讯这次专访空出档期,只要提前通知他就可以。终于,在意外状况解除之后,沈洋连线威尔本,这位资历深厚、却又平易近人的老爷子,向我们讲述了他记忆中的乔丹和《最后之舞》。《最后之舞》为何不可错过?迈克尔-威尔本迈克尔-威尔本,是美国体育媒体行业中的“迈克尔-乔丹”。这位62岁的老爷子来自芝加哥,在1980年进入《华盛顿邮报》,报道领域涉及到NBA、MLB(美国职棒大联盟)、NFL(美国橄榄球联盟)和大学赛事。在《华盛顿邮报》工作期间,威尔本的专栏文章高产并且高质量,每周推出四期,内容囊括体育报道与体育文化的解读分析,成为体育专栏中的精品。作为《华盛顿邮报》记者的威尔本,被誉为美国报刊领域最佳撰稿人,当选美国职业记者协会评选的最佳体育专栏作家,获得了美国国家黑人记者协会(NABJ)颁发的终身成就奖,拿到《华盛顿邮报》久负盛名的尤金-迈耶奖(Eugene Meyer Award),该奖项旨在表彰为《华盛顿邮报》做出卓越贡献的员工。在2011年,威尔本入选华盛顿特区体育名人堂(D.C. Sports Hall of Fame)。在记者生涯中,威尔本10次报道夏季和冬季奥运会,从1982年开始每一年都在现场见证NCAA终极四强赛,从1987年开始每个赛季的NBA总决赛与NFL超级碗都在现场报道,他是美国最资深最受欢迎的体育记者之一。威尔本与托尼-康海泽合作节目《Pardon the Interruption》在加盟ESPN后,威尔本继续体育报道与评论的同时,与《华盛顿邮报》的同事托尼-康海泽开创《Pardon the Interruption》(简称PTI),该档电视节目以威尔本与康海泽在《华盛顿邮报》合作期间就已形成的言语交锋为特色,对当天的新闻和事件进行广泛的讨论。PTI在2009年、2016年和2019年获得了体育艾美奖最佳演播室节目奖,是业内收视率最高的演播室节目之一。毕业于西北大学的威尔本,是芝加哥体育名人堂与西北大学体育名人堂成员。威尔本在2020年获得科特高迪媒体奖,该奖项是由奈史密斯篮球名人堂颁发,用以表彰成就卓越的篮球撰稿人与评论员。同样是在2020年,威尔本入选国家体育媒体协会名人堂。2020年全明星周末,威尔本作为芝加哥体育界的杰出代表,担任全明星名人赛威尔本队主教练,带队以62-47击败资深体育媒体人史蒂芬-A-史密斯率领的名人队。威尔本和沈洋视频连线虽然现在是联赛停摆期,但威尔本依旧忙碌,与沈洋的视频连续中,威尔本首先讲述了他目前的生活与工作状态。“我很好,非常想念往日的生活。很开心能够在Zoom(视频会议工具)看到你,(如果没有疫情)我们这时候应该在季后赛碰面了,我们现在必须要战胜困难,但见到你真开心。”威尔本说。虽然现在还无法按照常规的方式进行工作,但威尔本并未放慢工作的脚步,他正在居家办公。“我是个老家伙了,但现在必须开始学习如何使用像Zoom这些科技产品,”威尔本说,“ESPN把他们在演播室里放置的很多拍摄设备安装在我的家里,我要用这些设备来录制PTI,把我的家变成摄影棚。”全程记录乔丹与公牛1997-98赛季的《最后之舞》,已在正式上线,本纪录片共10集,分别于4月20日、4月27日、5月4日、5月11日与5月18日在播出,单日上映两集。新冠疫情期间,《最后之舞》的上映,不仅仅是体育界的大事,也有着重要的社会意义。《最后一舞》纪录片上线“乔丹的故事能够吸引几代人,即便你是尼克斯的球迷,你热爱的球队屡次被他击败,但他的故事在纽约同样会有非常高的收视率。”威尔本说,“在过去3-4周时间里,我们总是听到坏消息(美国疫情),却又无能为力。现在这部纪录片来了,我们将拥有真正想看的东西,重温比赛,重温胜利,重温乔丹不断攀升的职业生涯。我们会发现很多之前并不知道的事,即便是像我们这些每天从事篮球报道的人,同样会被这部纪录片所吸引,因为里面会有许多鲜为人知的好故事。”威尔本是乔丹的好友,他从乔丹大学时期开始关注,对于乔丹的职业生涯有着深刻的了解,但威尔本坦言即便是他们这些多年跟踪报道乔丹的媒体人,对于乔丹的认知也是有限度的,而《最后之舞》无论对于媒体人还是球迷,都是一个深入探索乔丹篮球之路的良机。“我第一次看迈克尔打球,还是他在北卡的时候。在迈克尔的整个职业生涯中,我一直为《华盛顿邮报》撰稿,包括他在华盛顿奇才效力那段日子,所以人们会说我为什么还要看这部片子,里面的东西,我应该都知道,实际上不是这样,很多事情我也并非那么了解,我可能知道一些,但并不全面,”威尔本说,“这部片子里面的很多内容拍摄于球队的飞机上,更衣室里,这些地方往往是媒体很难深入的,却又是最真实的,所以我十分期待欣赏这部片子。”《最后之舞》的拍摄方式十分特别,摄影团队获准跟拍乔丹与公牛完整赛季的台前幕后,这样贯穿赛季始终的追踪,全方位多视角的拍摄记录前所未有。在一年的拍摄中,摄制组完成了超过500小时影像录音收集,那是从未曝光的独家资料,会在10集纪录片中一一呈现。“不仅仅是我,那些在迈克尔身边时间比我还要长的人,比如《芝加哥论坛报》的萨姆-史密斯,他是《乔丹法则》的作者,一直跟踪报道乔丹,还有为《芝加哥太阳报》撰稿的马克-范塞尔,他也写过好几本关于迈克尔的书,以及其他在芝加哥每天跟队的记者们,我很想听听这部片子有哪些内容让他们惊讶,我觉得我们都会从中学到一些东西。”威尔本说。乔丹、禅师和皮蓬除了乔丹,威尔本还对《最后之舞》中另一位出镜的主要人物感兴趣,那就是公牛主教练菲尔-杰克逊。“最后之舞”是杰克逊的创意,他以此来命名公牛的1997-98赛季。“因为菲尔是个哲学家,这个设定符合他的风格,并且让他们取得了成功,”威尔本说,“我其实可以提前观看这部片子,但我没有这样做,因为我想和其他观众一样欣赏这部作品。我已经迫不及待想听菲尔在片中说了什么,他是那种用哲学思想和观点打动你的人,那是一种享受。”乔丹究竟有多受欢迎?1998年至今已有22年,但乔丹的故事依旧充满吸引力,轻而易举跨过了时间的障碍,打破了年代的阻隔,这是不可思议的魅力,超越了体育范畴,形成了一种人文现象。乔丹是全世界的偶像对于乔丹引发的热潮,威尔本并不惊讶,在本次采访中,威尔本回忆起当年他亲眼目睹的一件事,来说明乔丹是多么受欢迎。“迈克尔去任何地方都是那种疯狂的场景,仿佛上帝驾到的盛况,”威尔本说,“有一个小故事,有一次他在华盛顿打球,一辆加长豪华轿车来到了子弹主场(华盛顿奇才之前的队名是子弹),我看到一个戴着皇冠的女士,一位男士,可能是随员,找到公牛的公关蒂姆-哈洛姆,说坐在车里的女士是某国的公主,想见见乔丹先生。”在那个时候,每天都有各行各业的人,渴望与乔丹见面,但乔丹毕竟时间有限,不可能满足每个人的要求,公主是否会有特权,能够如愿见到乔丹?“当时我们就站在那里,心中想,‘天呐,蒂姆会对她说什么呢?’”威尔本接着说道,“蒂姆看着那个人说道,‘兄弟,每个城市都有一位公主。’要知道那可是一辆加长豪华轿车,那时候这样的车很少见,那位女士已经摇下了车窗,她希望让人们看到她的脸,她的头饰。她可能是一位冒名顶替的假公主吗?也许可能,但我觉得是真的,像是一位皇室成员。”球队公关人员拒绝了公主与乔丹见面的要求,这听起来有些令人惊讶,但威尔本表示只要你经历过那个时代,就会理解那样的状况,而且虽然过去很久了,乔丹的影响力并未减弱,依旧是被关注的焦点,这就是乔丹的非凡。“蒂姆的回答听起来有些令人难以置信,但我特别理解他,那时候他被各种见见乔丹的需求所淹没了,人们想方设法寻求与乔丹见面的机会,”威尔本说,“乔丹就是这样有魅力,只有穆罕默德-阿里能够与乔丹相比,其他人难与乔丹相提并论。现在人们依旧对他着迷,我丝毫不感到惊讶。人们总是想了解迈克尔,那种渴望永远不够。”威尔本回忆他后来将乔丹未见公主这件事写到了报道中,乔丹看到了那则报道,还有些“埋怨”威尔本,因为虽然他知道自己的影响力有多么巨大,但不想表现出傲慢无礼,虽然他理解公关人员的难处。“我在第二天写了皇室公主的报道,后来去芝加哥的时候,迈克尔问我,‘你怎么能把这件事写出来呢?’我说,‘那是个很棒的故事。’迈克尔答道,‘你让我看起来像个混球,让蒂姆看起来像个坏蛋。’”威尔本说,“我说并不是那样,我们就这样来来回回地聊天,我说那位公主有些可怜,她来了却没想到见不到你,但我觉得这个故事可以有助于人们理解你有多么受欢迎,结果迈克尔挥挥手就走了。这是我最喜欢的关于迈克尔的故事,我想他看待这件事可能有不同的角度,但我永远不会忘记那个场景,不会忘记全世界对于迈克尔是怎样痴迷。”乔丹为什么是历史第一?年轻一代的球迷们,很多并未系统地看过乔丹的比赛,但他们知道乔丹的传奇。在社区发起的NBA历史最佳球员评选中,尽管参与投票的网友有46%是90后,但乔丹仍以超过45%的得票率排名第一,詹姆斯的得票率是36%,科比是26%。乔丹是NBA历史第一人,这几乎是公认的,但威尔本透露,他与乔丹聊过这件事,乔丹并没有沾沾自喜,反而有些难为情,他觉得自己并未与那些伟大的前辈们同场竞技过,因此不能将“第一人”的头衔加在自己身上。威尔本专访乔丹“大约11年前,我和迈克尔聊过历史最佳这件事,我问他,‘与其他事情相比,被认为是世界上最杰出的球员是不是感觉更棒?’”威尔本说,“他告诉我,‘并没有,因为我不愿说自己比比尔-拉塞尔更好,比贾巴尔更强,比那些传奇更优秀。’”虽然乔丹拒绝为自己加冕,但在媒体和球迷心中,乔丹就是最好的,是篮球历史中无与伦比的存在。“乔丹和詹姆斯不一样,当詹姆斯对着镜头说,‘这令我成为最棒的’时,我就知道时代不同了。在我看来,历史中顶尖的四位球员是乔丹、拉塞尔、魔术师与詹姆斯,如果可以将人数扩大,科比、贾巴尔和伯德也在其中,但最好的是乔丹,”威尔本说,“因为他激发了人们对于世界的想象力,带来了一场视觉盛宴。”乔丹为什么是最好的?因为他的成就,更因为推动这些成就产生的态度与职业精神。就以《最后之舞》中的1997-98赛季为例,乔丹包揽得分王、最佳阵容一阵、最佳防守一阵、常规赛MVP、全明星MVP和总决赛MVP,带领被伤病和内讧摧残的公牛杀下第六座总冠军奖杯,完成第二个三连冠霸业,那一年乔丹35岁,他打满了常规赛与季后赛所有场次,总计103场。实际上,在乔丹第二个三连冠期间,他一场都没有休息过, 246场常规赛58场季后赛满勤。“乔丹没有负荷管理,他几乎没有什么休息日,”威尔本说,“皮蓬曾经告诉我们,迈克尔对他们说过,‘你们都把冰袋拆了,把绷带打开,我们必须去打比赛,因为人们花了那么多钱就是看我们打球的,所以我们必须玩命打。’”尊重比赛,尊重球迷,这就是为什么乔丹那么受欢迎,他的故事经历时间的洗礼反而更加熠熠生辉,尤其与现如今负荷管理的潮流对比后,形成鲜明的差别。39岁的乔丹在最后一个赛季打满82场比赛,场均20+6+4“人们现在不再以迈克尔的那种态度对待体育了,因为他们担心万一受伤可能会让自己少赚钱,只有在稳妥的时候才会全力以赴,”威尔本说,“迈克尔根本不在乎什么风险管理,即便是生病了,受伤了,他仍会咬牙坚持比赛。”乔丹究竟有多么敬业?威尔本向沈洋讲述了一个故事。“有一次在洛杉矶,迈克尔需要在球鞋上剪开一个洞,才能穿上它上场,因为他的脚已经肿到很可怕的程度,只有给鞋打洞放气才能穿进去,”威尔本说,“就是这样,他还是上场打了。他就是那么在乎比赛,那么英勇,那么令人钦佩。”在社交媒体盛行的今天,球员们有了更多表达自我的途径与机会,更加注重自我品牌的打造,这令球员们获益的同时,也失去了一些传统的东西,而这些东西可以在《最后之舞》中找到。“现在是社交媒体时代,人们变得自恋,以自我为中心,如今的一些球员,他们是在迈克尔最后一舞那一年甚至之后才出生,我很想知道他们是否会被这部纪录片打动,他们太自我了,很少有什么东西能够打动他们,但《最后之舞》应该可以。”威尔本说。篮球之外的乔丹是怎样的?球迷们欣赏过乔丹在篮球场上的英姿,他在场外是个怎样的人呢?对于这个问题,少有人比威尔本更具备发言权,因为他与乔丹在比赛之外有过许多接触,一次次采访,一次次聊天,让威尔本对于乔丹的人格魅力有了更加深刻的感受。乔丹充满好奇,尤其是对对手“他是一个充满好奇心的人,当我和他聊天,他会问我很多事情,他甚至知道我的工作日程,我去了盐湖城采访马龙与斯托克顿,我在纽约对话尤因,他都知道。他会向我提问,比如我在现场看了湖人与活塞的比赛,他就会问我‘魔术师’说了什么,他的‘死敌’托马斯和杜马斯说了什么,”威尔本说,“他就像一块海绵,渴望探索,希望掌握得更多,我发现很多杰出的球员都有这样的特点。”在威尔本记忆中,乔丹是一个非常有趣的人,人们对于乔丹的认知不应该仅局限于他在场上的那些荣耀,而是应该扩大到场外,看到更加多面更加立体的乔丹,《最后之舞》能够带来这样的视角。“迈克尔很有趣,非常会聊天,特别会讲故事,”威尔本说,“我很幸运能够和迈克尔一起谈天说地,不是球员和记者或者播音员,就是坐在地板上闲谈。他很风趣,也很直接,会用玩笑来挖苦你,但能够与他相互学习的人,他会发自内心尊重。99.9%知道迈克尔的人,并没有与他直接接触过,这正是纪录片吸引人的地方,大家能够从中看到他的真实性格。”威尔本透露乔丹很关心身边的人,他会因为朋友们不愿打扰他而生气。“迈克尔知道我来自芝加哥,在他加盟之前,我就是公牛的球迷了,”威尔本说,“有一次我想回家乡为《芝加哥论坛报》工作,我觉得这不是什么大事,所以没有和迈克尔聊过。当他从其他渠道得知了这个消息,很生气地问我,‘为什么我从其他人那里才知道你的事情,你想去《论坛报》都没有和我说过呀。’迈克尔就是那样的人,在篮球之外,他也有一样迷人,一样魅力非凡。与他接触过的人,都会发现他所呈现出的人性的深度与广度,那甚至有时候比篮球还要有趣。我希望人们能够在这部纪录片中看到这些东西。”乔丹在退役之后成为了NBA球队的老板,并在球鞋等商业领域继续扩展,继续取得成功。威尔本表示与球员时期相比,乔丹有了一些改变,但那些驱动他创造辉煌成就的动力始终未变。乔丹泪洒科比追思会,不忘自嘲“迈克尔现在有5个孩子,是NBA球队的老板,还有很多其他的生意,他更加聪明,看待问题有了更多的视角,更有深度,”威尔本说,“他如今的身份与球员时期有很大的不同,但打球时心中燃烧的追求卓越之火从未熄灭,好胜的,给大家带来欢乐的本质从未改变,那是我们所欣赏的,那种感觉依旧在。因为身份的变化,他现在更喜欢自嘲。在科比的追思会上,我们看到了他深情的悼念,也有了那个哭泣的表情包,我和他聊起了这个表情包,他说自己无论如何不想在这个领域再有新作了,他现在自嘲的次数要比以前多了好多。”社区问答:乔丹就是伟大代名词在本次采访之前,沈洋通过社区向网友征集问题,沈洋在其中选择了三个,通过本次连线询问威尔本。问题一:迈克尔-乔丹这个名字意味着什么?威尔本:伟大,这个名字就是伟大的同义词,是伟大的最佳诠释,就是为篮球而生的。虽然也许有人觉得这样讲有些夸张,但这就是迈克尔-乔丹对于我和很多人的意义。问题二:乔丹是否告诉过你,他自己认为职业生涯最佳投篮是哪一个?威尔本:我们谈过很多次,他说自己也挑不出来,这就像选择哪个孩子是你的最爱一样。我们聊过球队,我原本以为他会最喜欢1992年的那支公牛,但他觉得是1995-96赛季的公牛,那是他认为最好的球队。至于最伟大的投篮得分,我也没有答案。你看,总有一些事情让我们意识到对于乔丹了解还不够,我下次再见到他的时候,就可以再问问他。问题三:你如何描述自己与托尼-康海泽在现实生活中的关系?威尔本:人们有时会说,“你们真的是朋友吗?”当然了,我们一起吃饭,一起打高尔夫,20年来一直如此。实际上我们的关系再向前追溯,已经有40年了。1979年,托尼加入了《华盛顿邮报》。那年夏天我是一名暑期实习生,1980年我正式加入那里,已经过去40年了。我们在《华盛顿邮报》的时候就互相辩论,因为我们有各自喜爱的球队,我们会冲着对方大喊大叫,但依旧有着深深的爱和尊重。当然,我们要保持专业,要互相让步。威尔本和托尼-康海泽是40年好友、同事后记 本期《云专访》时间比较长,但威尔本一直热情饱满,这位老爷子与他的朋友乔丹一样,热爱自己的事业,尊重合作伙伴与球迷。在采访之前,威尔本专门打电话给沈洋,询问需要怎样穿戴,他希望能够表达出对腾讯和中国网友们的尊敬。在采访结束后,威尔本还发信息询问本次采访是否符合要求,一位在体育媒体界如此德高望重的大腕,这样的平易近人认真负责,他与乔丹一样,都是值得学习的榜样。“我在夏天经常会去中国,我去过北京和香港,我非常享受在中国的旅行,”威尔本谈到他对于中国的印象时说,“我在中国遇到了更多热爱篮球的人,中国的球迷喜欢谈论比赛,而且真的很懂球,他们对于篮球的一切都有着深刻的了解、欣赏和热爱。”在采访临近结束时,威尔本表达了对于赛季恢复的渴望,期待着与沈洋,与的工作伙伴,重新在场边相聚。“很高兴与你谈话,可能有很多人不知道,我们经常交流,尤其在季后赛的时候,”威尔本说,“我真的非常感谢并且欣赏你和工作伙伴们做所的一切,那是难以置信的。我期待看到你们在季后赛的工作表现,也许是在8月,希望到时候我们能以非虚拟的方式见面。”主创人员 采访、翻译:沈洋撰文:硬币视频制作:刘成林海报设计:AMBER Z策划、编辑:袁震